已經換到這兒了喔

http://cloud-say.com
倒數 到新頁面

2008年7月31日

連續的破功日

十日十人干…真令我不禁說出這樣的髒字…每次一旦要下定決心時,就好像有重重考驗接連著來一樣,機車,都不要宣言好了,這樣就不會有考驗了(毆)


首先是突然而然老媽住院,又接到了外婆往生的惡粍…於是我必須請假照顧我媽,必須請假回家鄉奔喪。唉…
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,於是乎,碰到壓力我又開始吃吃吃了。我真的需要去上上體重…不不…是情緒管理課程,別讓自己在壓力大的時候吃吃吃,也別讓自己情緒影響生理才行。

帶老媽去醫院那天剛好碰到生理期來的第一天,醫院的急診室不是非病人可以睡的地方,吵雜、紊亂,各式各樣的患者都有。我沒有床可睡,只好搶別人的椅子來躺,但是椅子也不是沙發,睡得我腰痠背痛的。

雖然老媽叫我回去,但一來我不放心她,二來外面風雨交加,正好遇見颱風天,我在公車亭等了15分鐘,旁邊的人都上車去了,聽見風呼颯颯的吹,公車亭的鐵皮屋頂像是要被吹走一般,我無奈的回去找老媽。

隔天中午又接到了外婆去世的消息,我心理沒有非常難過,帶著無奈跟傷心,更害怕是母親弱的身體無法承受這樣的消息。雖不忍告訴她事實,我還是跟她說了。母親強忍淚水,跟我說他沒關係,叫我快點回去休息。回去時因為太累,跟老妹還坐過站,在小雨中,兩個人走回站。

延路上很累,我跟我妹沒說什麼,心裡掛念著最近發生的事。回想起剛進公司時,老媽也是這樣生病住了快一個月…我真的很擔心她,記得那次在醫生的看診室裡,很不爭氣的掉淚,我還要自己生病的母親來安慰我,何時才能夠堅強不逃避現實呢。

有時不知是自欺欺人般的樂觀,快樂結束時都有會一陣淡淡的傷悲,想要用很快樂的面孔面對大家,時間久了也被定型成快樂的人,我發現我掩飾的時間愈來愈久,也愈來愈怕有人拆穿。只敢在看過我掉淚的朋友面前訴苦,兩個人像在互舔傷口,互相沉溺。

而且只聽他繼續刺激我,不想有人給我正面的想法,於是我也只敢對他說一些很自卑很沒自信的話,極力的拋棄那些負面情緒,然後又繼續掩飾。好變態,我竟然很愛聽別人刺激我的話,被虐待狂。

很希望這段時間一眨眼,什麼事情都過了,這樣想好像逃避現實的雙魚座,一直衿持又很像機車的處女座,媽的,沒有好一點的星座在我身上了嗎?

天秤座,不不不…一個偽善、虛偽、看起來像是相信任何人其實誰也不相信的天秤,我也討厭…而那自卑與自信只有一線之隔的獅子…我也討厭

嗚嗚…原來我這麼討厭我自己…(逃

沒有留言: